美的

三億人上冰雪千億規模的運動醫學康復會在雪道盡頭起勢嗎? 行業

发布日期:2022-06-05 02:13   来源:未知   阅读:

  冬奧會冰雪場上,選手們行雲流水的動作彰顯著速度與技巧之美,令人讚嘆不已。榮耀背後,老將們高強度、高難度訓練帶來的傷病也被人們看到:自由式滑雪女子空中技巧賽場冠軍徐夢桃,膝蓋做過4次手術、半月板軟骨被切除了70%。另一位“四朝元老”、“鋼鐵俠”賈宗洋曾因粉碎性骨折,腿上打了22個鋼釘、2塊鋼板。

  此前,人們對於運動損傷的關注集中于高水準運動員群體,隨著滑雪滑冰、馬拉松等項目推廣普及,大眾在運動中産生的損傷也被重視起來。

  近日,“雪道盡頭是骨科”、“第一次滑雪,就刺激到了醫院”等在朋友圈刷屏。作為一項刺激的戶外運動,滑雪有俯衝、跳躍、旋轉的快感,也正因為“快”,摔倒或碰撞時,頭頸膝腕肩踝都可能受到衝擊。傷筋動骨後,這一雪季就只得加入“幹瞪眼養傷群”。

  這種情況下,專業的運動醫學和康復,能夠幫助運動愛好者重返賽場。如中華醫學會運動醫療分會主任委員、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陳世益教授所言,“功能至上、早期康復、重返運動,是骨科運動醫學的靈魂。”當前,治療後恢復到正常行走,已無法滿足運動愛好者的要求,“恢復運動能力”,才是康復目標。

  在産業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陳世益教授曾表示:中國運動醫學的市場總規模將達到2000億元人民幣左右,未來在運動創傷、運動康復、運動促進健康和運動處方等方面,在植入物耗材、相關醫療器械設備等領域都將迎來發展機遇。

  “三億人上冰雪”、全民健身時代來臨,大眾對於運動醫學服務、康復服務的需求正顯著增加,但在供給側,醫院運動醫學科室往往一號難求;院外運動康復門診也尚未起勢,2020年運動康復門診370家,多為個人單店,治療師同時也是老闆;連鎖經營的規模多集中在2-5家店。在健康消費升級的大趨勢下,運動康復這片藍海如何趟出一條擴張之路,正考驗著經營者們。

  “膝蓋髕骨關節磨損多,腳踝韌帶有撕裂,半年內最好不要打籃球。”聽到北醫三院運動醫學的醫生説“半年”,20歲的洪鋒舒了口氣,醫生開了內服外用的藥,並交待每天做靜蹲、提踵等動作。

  此前洪鋒因為打球時多次崴腳、腳踝長時間腫痛,在家鄉市醫院問診,骨科大夫直言“再打籃球,你可能得拄拐了”,讓這位籃球迷無法接受。這才下決心托關係、輾轉到專業運動醫學科,尋求更權威的解決方案。

  軟骨、肌腱、韌帶、關節正是運動醫學關注的重點,其主要臨床場景包括治療軟組織的慢性損傷、運動意外損傷等。當前國內專門設置運動醫學亞專科的醫院並不多,除大眾耳熟能詳的北醫三院、積水潭醫院、華山醫院、上海六院等,多數醫院治療運動損傷是在關節科進行。

  運動醫學科之所以在北、上、深等一線城市發展迅猛,除大城市本身醫療資源集聚外,人群更為年輕化是重要原因。

  “因為年輕人的運動熱情、對運動功能的要求比較高,遭遇運動損傷後,也會有更強的意願去做手術。另外,年輕人關節的結構性問題通常不是很大,比如軟骨蛻變不太嚴重,這時候就適合開展關節鏡手術。”一位三甲醫院骨科主任醫生告訴36氪,運動醫學的確是朝陽行業,很多醫院正在學習開展這項技術,但由於起步較晚,所以尚未普及。

  對於醫院來説,在沒有額外經費補助的情況下,發展運動醫學,也需衡量投入産出,至少實現收支平衡。首先,很大一部分運動創傷患者,比如普通的韌帶撕裂、半月板二度損傷等多通過保守治療,並不需要做手術。

  進行運動醫學微創手術,需要關節鏡系統輔助。醫院招標採購關節鏡系統,多數價格在150-200萬元人民幣。從關節鏡消毒到為患者做完手術,通常需要一個多小時,為了壓縮患者等待時長,設置運動醫學科室的大醫院通常有多套關節鏡系統,同時手術。算下來,這筆設備採購和維護費用,對醫院也是不菲投入。

  設備到位後,關鍵還要有可以做手術的醫生。據36氪了解,對於骨科醫生而言,關節鏡手術的學習曲線較長,脫産培訓期大約在1年左右,還需要通過關節鏡診療資質考核、獲取資質。

  因此,只有當運動損傷的患者需求擴大到一定量級,醫院才有充足的動力發展運動醫學。除了運動人群擴大外,當前骨科的關節、脊柱和創傷耗材産品帶量採購都在逐步開展,面對已經成為“紅海”的傳統骨科,一些醫院也將運動醫學手術作為特色進行發展,來承接大醫院無法覆蓋的運動損傷患者。

  據悉,2009年中國完成關節鏡手術約11萬台,2018-2019年約60萬-70萬台。隨著大眾健康意識上升,更多人願意通過微創手術,對習慣性脫臼等易被忽視的運動醫學適應症進行干預。

  “運動醫學的手術開展倒不是問題,如果公立醫院決定要成立一個科室,就可以招攬到醫生,組織效率很高。”上述三家醫院骨科主任表示,完整的運動醫學除了治療外,還包括手術後的康復訓練,這對患者恢復運動能力而言很重要,但在公立醫院內難以開展,主要是由院外的運動康復門診提供服務。

  做完運動醫學的手術後,如何恢復運動能力、重返賽場?以運動中常見的前交叉韌帶損傷為例,做完前叉韌帶重建手術後,可能出現膝關節僵硬(屈曲角度受限)、股四頭肌萎縮等並發癥。有患者分享術後在康復師幫助下掰腿,“每次彎曲都感覺膝蓋像飽經滄桑的老宅子木門,非常僵硬,吱吱作響”。術後進行恰當的康復訓練,才能恢復原有機能,正所謂“三分手術、七分康復”。

  嚴方是北京一家運動康復培訓機構的培訓總監,組織國際知名的康復治療師、為醫院康復科的大夫提供培訓,是他的重要工作。“之前和醫院的康復科、骨科、神經內科對接得比較多,因為這些科室的患者有康復需求,有些康復師掌握的技術和手法比較落後,醫院就想要引進更先進的運動訓練方法。”

  在他的記憶裏,運動康復這一概念2014年就開始在國內涌動。當時醫院的康復科多數還是針對腦卒中、腦癱等神經中樞退行性疾病的恢復,事實上,直到現在這類患者的理療,仍是公立醫院康復科的重點。

  這類康復服務更加剛需,醫保可以覆蓋,但對醫院來説,也有發展瓶頸。一些科主任想發展特色服務,也會關注到運動康復服務。

  為了打開市場,嚴方和團隊會組織去醫院義診,向主任推廣運動康復特需門診的概念,進而銷售培訓課程。前兩年,這類培訓服務還比較稀缺,兩個月的脫産培訓班可以賣到36000元/人,費用主要由醫院來承擔。

  培訓後,康復師/治療師回到醫院,開闢兩三百平米的區域、配置一些運動器材、理療設備,這便有了運動康復門診的雛形。“但是,有一個最大的問題是,公立醫院價格收不上去,”嚴方講道。

  與躺在床上做設備理療不同,患者做主動的運動康復訓練,需要康復師全程指導,一套康復流程起碼得40-60分鐘,康復師一天最多做8個人,即便能收到二三百/人次,也才不到2500元的收入,科室也很難長久堅持。“所以,和我們合作過的醫院有很多,一直合作的就很少。”

  此外,通過運動訓練進行康復,需要康復師對運動本身的特點、動作涉及的身體組織和力學有比較深入的理解,並非幾個月訓練就能夠盡數掌握。“很多參加培訓的治療師,喜歡那種‘一招鮮、吃遍天’的動作,但哪有那麼簡單,”嚴方講道。

  運動康復門診提供的服務,來源:《2020-2021年中國運動康復産業白皮書 》

  另一位康復訓練師陳橋也表達了相似的觀點:和醫生一樣,資深的訓練師也需要不斷學習,更新體系。早在北京體育大學運動康復專業讀碩士時,他就苦練英語,國外有康復治療師到京開課培訓,就跑去為他們做翻譯,既省去培訓費、又能賺個翻譯錢。

  “這樣3天的課程,培訓費大概5000塊錢/人。參加課程的20個人裏面,主要是健身或者瑜伽教練,可能也就三兩個康復師。”

  到現在,陳橋在運動康復行業工作了快10年,從康復診所的訓練師到個人康復工作室,也有了一定口碑和獲客渠道。接觸這麼多人下來,“即便在北京,10個人中也有六七個不知道運動康復治療師是幹什麼的,也有人以為就是足療或者推拿。”市場教育不足,讓陳橋在拓客時有些苦惱。

  當前,國內各區域已經形成了幾個知名度較高的運動康復連鎖品牌,如北京的德爾康尼、中康美復、弘道,上海的優復門診,深圳的醫家人運動康復中心等。獲客成本、店租金、人力成本高,成為制約運動康復診所發展的三大項,和口腔、醫美等消費醫療服務頗為相似。

  “我了解到,北京雙井那邊的康復診所,通過大眾點評獲客的成本大概是2000元/人,”陳橋對36氪講道。也有抖音粉絲超過100萬的康復治療師,獲客會容易一些,但由於粉絲消費能力、門店只能輻射本地一定範圍等原因,真正能到店並轉化為銷售的客戶也有限。

  36氪採訪的另一位行業人士也表達了類似情況,鄭奕是華南一家運動康復門診連鎖的創始人,由於和當地醫院有較好的聯動,需要康復的骨科患者術後會轉化到康復診所去,即便轉化率遠高於同行,單用戶獲客成本仍需近1000元,“隨著進入者越來越多,獲客成本很可能再漲。”

  鄭奕認為,現在的運動康復門診和口腔診所比較像,個人經營的工作室能夠維持一定盈利;連鎖門店中,治療師也能夠拿到薪酬,但由於凈利潤低,經營者反而賺不到多少錢。“現在行業裏的運動康復中心,少有主流投資機構的資本進入,我們也接觸投資人,投資界對這個賽道裏的模式還是觀望態度。”

  凈利之所以低,除了獲客成本之外,在成本側,店租、人員、獲取診所執照也是不容小覷的投入。當前運動康復診所中,能夠獲得外科康複學等醫療資質的不足1/3,申請獲得資質的週期在1-3年左右,也拉高了機構正規化的門檻。

  另外,運動康復診所的面積往往需數百平方米,選址也多在人群密集、交通便利之地,毗鄰醫院或中高檔社區,店租自是不菲。人員方面,除了支付治療師工資、進行業務培訓外,還要面臨同行競價、挖角的情況。關鍵是到店病人要足夠多,診所內治療師才能有比較飽和的工作量。

  當前,運動康復的價格多在400元-1200元/小時間,一線城市800-1200元/小時居多。鄭奕創辦的幾家康復診所收費每小時600元,近期開始劃分層次,最高級別的康復治療師每小時收費1000元。康復訓練並非一蹴而就,往往需要購買多次培訓,花幾千元、甚至上萬元進行主動的運動康復訓練,的確考驗著消費者的接受度。

  國內的運動康復訓練90%仍以自費為主;在商業健康險發展較好的上海、北京,優復門診、和睦家康復等機構可通過商保,分散病人的支付壓力;而醫保更注重“保基本”,在運動康復上覆蓋較少。

  作為運動康復診所的創始人,鄭奕對未來還是很樂觀,在他看來,全民健身是大趨勢,這次冬奧會激發了大眾參與冰雪運動的熱情,滑雪過程中時常遇到運動損傷,也更應該推廣體衛融合。還有越來越多的海歸回國,這部分群體對運動康復接受度更高,且有自費支付能力,能夠逐步帶動消費風潮。

  近兩三年,運動醫學的確是一個投資熱點,但主要投向了上游耗材和設備。在運動醫學的植入物國産率不足2%的情況下,國産替代備受青睞;另外,材料與工藝上的源發創新,也受到投資機構關注。

  相比于耗材,下游的醫療服務,涉及手術的運動醫學主要在公立醫院進行,民營機構空間有限;運動康復訓練是公立醫院難以覆蓋的部分,民營機構也有進入的熱情。儘管當前剛剛起步,且困難重重,但這也正是新興産業積累的機遇期。

  36碳週報 螞蟻集團啟動ESG可持續發展戰略; 工信部等四部門開展新一輪新能源汽車下鄉活動;國際能源署警告全球面臨三重能源危機

  Long China 50 分析|拒絕公佈GMV背後,美團在擔心什麼?

  焦點分析iPhone或將改用USB-C介面,躺賺的日子即將過去

  全球獨角獸|五個月長成獨角獸,一雙虛擬鞋賣5000元,最火web3遊戲如何讓人跑步入場

  氪星晚報亞馬遜明年6月30日在中國停止Kindle電子書店運營;美團一季度新業務分部收入同比增加47.0%至145億元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 京公網安備9號 京網文[2011]0252-085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