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中心

323篇论文进了一次“冒牌”学术会议

发布日期:2022-06-13 14:36   来源:未知   阅读:

  方玲的论文被撤稿了。这位来自国内某“985”高校的教师,是通过记者的电话才知道这一消息的。此前,她的论文在国际计算机学会(ACM)的数字图书馆线上发表。ACM是世界范围内计算机领域影响力最大的专业学术组织,其所评选的图灵奖被认为是计算机领域的诺贝尔奖。

  和她同一批遭到撤稿的,有323篇论文。这些论文出自一本长达1429页的学术会议论文集。它们发表于第六届信息管理与技术国际会议(InternationalConferenceonInformationManagementandTechnology,以下简称ICIMTech2021),由ACM旗下的学术出版机构出版并收录,而且也被EI(工程索引)收录。作为主要收录工程学科和工程活动领域研究成果的索引,EI和和SCI(科学引文索引)、ISTP(科技会议录索引)并为世界三大著名的科技文献检索系统,是国际公认的进行科学统计与科学评价的主要检索工具。

  发表不满一年,这些论文全部被撤稿,原因也极为罕见——这本论文集背后的学术会议,从名称、举办的时间和地点,乃至学术委员会名单均“套牌”自印度尼西亚举办的一场同名会议,这也意味着,这些学者参加的会议可能根本没有举行过。

  线日,受疫情影响,主办方印度尼西亚建国大学信息系统学院与电气与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印度尼西亚分部选择线上举行会议,主会场设在雅加达。自2016年起,这已是ICIMTech第6次举行,前5次会议地点均在印度尼西亚。2021年会议的主题是“促进社会数字化转型”,会议论文集由IEEE出版。

  同一场学术会议,由不同的学术机构出版了两个版本的论文集,这引起了有关学术机构的注意。今年2月24日,ACM决定撤回整个会议论文集和所有相关论文,因为“同行评审过程和本次会议论文集中发表的所有论文的真实性存在问题,整个会议的真实性受到了质疑”。

  冒牌会议的论文集中,323篇论文的作者几乎全部来自国内。接近半数的论文都在探讨线上教学,涵盖的学科也五花八门,有的谈教外语,有的说培养会计,有的研究“中学体育MOOC(开放式网络课程)”,有的讨论基于“互联网+”的概率论与数理统计的教学改革,甚至包括“信息时代背景下中小学草编刺绣艺术课程的线上线下混合学习模式研究”。也有一些论文讨论了经济学、医学等领域的实际问题。论文的题目包括《大数据在司法行政部门吸毒者跳绳康复训练中的应用》《用虚拟技术教学生如何当上CFO》《利用教学促进武术在高校的传承与发展》等。

  据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不完全统计,这些论文作者中以地方高校、独立学院和职业院校的讲师、副教授为主,不乏学院院长以及教务处、财务处等管理人员,个别高校有超过10名教师组团“参会”。投稿的作者中也有着双一流建设高校的教师、硕博士研究生甚至高水平运动员的身影,零星有一些科研院所、央企国企的科研人员。他们的学术背景大多并不是理工科和信息技术领域,但一位工科教师,身为IEEE会员和审稿人也“中了招”,他去年刚被评为副教授。

  这次撤稿事件近日经学术诚信网站“撤稿观察”披露。有网友将其评价为“最水的论文,最假的会议”,质疑投稿的作者涉嫌学术不端。但与以往被曝光的“代写代投”式的撤稿事件相比,这本会议论文集的内容很多与作者的学术背景紧密相关。比如研究“吸毒者跳绳康复训练”的论文,其作者所在高校就与当地戒毒所“校所联合、基地互建”,开展了“运动戒毒”项目。

  “看了新闻下面的评论觉得好可怕,觉得好冤,还有人写的什么‘垃圾论文’,真的让人挺不舒服的。”多位作者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喊冤”称,论文均由本人撰写。他们有的收到征稿邮件,被“延迟”到这场会议发布,有的通过邮件登录了制作精美的“官网”进行投稿,根本不会想到投稿的会议是“套牌”的。

  6月2日,一位涉事教师告诉记者,由于学校接到教育部的发函问询,她接到学校发的文件,“叫我们去汇报整个情况,我就懵掉了。”一些作者担心,这次撤稿事件有可能成为学术生涯中抹不去的污点。

  “我们向参会的所有主讲人、报告人和与会者表示最热烈的欢迎。会议旨在将信息系统的研究人员和专家聚集在一起,分享他们的想法、经验和见解。”2021年8月19日上午9点,IEEE印度尼西亚分会主席瓦希迪·哈斯比(WahyudiHasbi)博士在线上会议系统里热情地致辞,欢迎ICIMTech2021的参会学者。彼时的他不会想到,在后来出版的“套牌”这场会议的学术论文集中,他将和包括建国大学校长在内的多位印尼专家一起被列为顾问委员会的成员。

  印尼建国大学公布的会议议程显示,19日上午,会议安排了3场主旨发言,19日、20日下午则分别召开平行会议。会议主席埃瓦里斯托斯·马迪亚特马贾(EvaristusDidikMadyatmadja)博士在致辞中表示,本次会议共收到330篇论文,158篇高质量的论文被接受并在这次会议上发表。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检索发现,这些论文的作者并没有来自国内的。

  然而,2021年9月27日,有账号在知乎平台发布文章称“ICIMTECH2021国际会议已完成EI检索”,同时“推荐最新EI会议”“检索后付款”。几乎与此同时。有学者在ACM数字图书馆发现,那本刊载323篇论文的论文集中,会议的名称、举办时间地点、学术委员会名单与IEEE数据库中ICIMTech2021的信息完全一致。这一情况被反映给了ACM知识产权经理。次月,该经理与马迪亚特马贾博士取得联系,请他对ACM数字图书馆中的假论文进行澄清。

  主办方表示,本次会议从未与ACM旗下出版物合作或隶属,这次会议的论文也从未在ACM数字图书馆发表过。2022年2月24日,ACM作出了撤稿决定,称在调查与ICIMTech2021会议论文集有关的潜在出版不当行为时,发现其同行评审过程和论文的真实性存在问题,整个会议的真实性受到了质疑,作为调查的结果,ACM已经决定从ACM数字图书馆撤回整个会议论文集和所有相关论文,“本次会议论文集中的任何论文都不应在文献中被引用。”

  ACM出版总监斯科特·德尔曼(ScottDelman)此前接受“撤稿观察”网站采访时曾表示,“这不是ACM举行的会议。ACM仅作为出版商参与,不对这些论文进行同行评审。”

  然而这样一个“套牌”会议,如何突破ACM的重重审核,成功出版甚至被EI检索的呢?有学者甚至质疑,如果ACM没有经过任何验证和同行评审就可以出版论文,“这听起来就像一个付费发布计划”。

  从记者的电话里得知自己的论文被撤稿后,方玲的第一反应是诧异,她记得自己投稿的时候,有明确的会议信息。在年初更新的导师简历页面上,她将“EI”的字样进行加粗,标注在发表于ICIMTech2021的那篇英文论文标题后。

  从事外语教学和研究的方玲是从一位理工科同事口中得知这次会议的。她曾主持过多个科研项目,参与编著多本教材,也在核心期刊发表过论文,但给国际会议投稿,这还是第一次。“理工科的老师邮箱里经常收到各种会议邀请。”方玲回忆,她曾拜托这位同事“如果有和我们专业相关的国际会议,可以推荐一下”。

  2020年10月,同事告诉她,收到一封组稿邮件,称有一个可以被EI检索的会议在征集论文稿件,征集方是“大数据研究课题组”,征稿范围包括语言类学科。“现在看,是一个域名为126的免费邮箱,感觉不那么正规,但当时没经验,我就想着它既然是课题组在组稿的话,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方玲回忆,那时她有一篇中文的论文稿件,曾经投过几个期刊没有被接收,于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翻译成英文,投了过去。由于邮件中提到会议是大数据相关,她一度担心自己的研究领域与这一主题不太挂钩而被拒稿。

  11月17日,她收到“课题组”的反馈,说论文内容要做调整,因为要与会议的内容要贴切。“包括摘要,个别具体的内容,要和大数据能挂上钩,所以在原来论文的基础上,加了很多基于大数据背景的内容。”很快,她完成了论文的修改,再次发了过去。

  不久,她接到一位“课题组老师”的电话,对方称论文可以接收了,但这次会议可能“赶不上”,如果等到2021年,转到其他EI会议,她是否愿意。她表示可以接受。直到2021年8月底,她收到了来自ACM数字图书馆的一封邮件,告诉她论文即将被收录,要求她填写作者信息,她这时才知道投稿被ICIMTech2021会议论文集所收录,尽管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参加过这次会议。

  “课题组”向方玲承诺,论文被EI检索后她才需要支付会议论文的“版面费”。11月3日,她到学校图书馆开具的论文检索证明,上面印有论文的题目和作者信息,以及被EI收录的字样。她放下心来,按照对方邮件里发来的一个支付宝付款码付了钱。“3000多元,我问了理工科的朋友,她告诉我对于国际会议来说,这个收费‘正常’。”实际上,ICIMTech2021的参会注册费最高为400美元(约合人民币2660元)。

  截至发稿,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仍然能在EI数据库检索到方玲投稿的论文,经过比对发现,尽管“套牌”会议与真正的会议简称均为“ICIMTech2021”,但在数据库中,“套牌”会议全名用“第六届”的字样取代了正牌的“2021”。EI数据库对这两个几乎完全一样的会议,缩写也有所不同,正牌论文集显示为“ICIMTech2021”,“套牌”则为“CIMTECH2021”。

  得知ACM的撤稿决定后,方玲找朋友索要当时的推送邮件,“她说因为每个星期都有,去年的都删了,也不愿意告诉我是谁,估计她也有她的顾虑吧,本来是好意……”她想不通,如果对方是骗子,为什么还会有投稿、返修这么正规的流程。

  与方玲类似,华中地区一所高校的教师同样收到了征稿邮件,投稿后经历了会议“延期”。她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好像这一年好多会议都出了问题,发不了,或者检索不了”。

  记者注意到,前述知乎账号发布的多个“EI会议”,有的没有举行,有的论文集并没有被EI收录,一些会议还特别注明“文科可发,错过不再有”。今年6月2日,该账号清空了在知乎平台发布的所有文章。

  几乎所有的受访论文作者都告诉记者,自己是从邮箱收到的投稿邀请。但与方玲不同,一些作者明确被告知参加的是ICIMTech2021,还被要求到会议的“官网”投稿,他们也对自己参会的真实性深信不疑。

  华中地区一所高校的博士研究生吕瑞找出了邮件中的投稿网址“”。今年2月,他收到来自ACM的邮件,得知他的论文被撤稿,但他当时没想到,会是这么大规模的撤稿。

  “我们以前投过英文期刊,所以平均每个星期会收到好几封类似的会议邮件。”吕瑞回忆,邮件来自一个126邮箱,大致内容是,“有一个会议要举行,邀请我们投稿,给了投稿的网址,还提了大概的收稿方向,其中提到了信息分析,与我们一篇论文运用的方法相关,我们就想投一下。”

  “当时感觉这个网站做得蛮好的,全是英文,看着像一个正规网站,不像那种假的东西。我以前投过一些英文期刊,网站都跟它做得类似。”吕瑞根据要求将论文翻译成英文投了稿,并付了“行业里通行的版面费”。

  南方一所民办高校的教师林丽依稀记得也是通过这个网址投的稿。她所在的学院有十余名教师同时投稿,同时被接收,同时被撤稿,也同时接到学校调查的通知。她记得,关于此次会议的信息,在同事中“一个传一个”,“因为我们学校科研任务还蛮重的,大家都想要不去试一下,我都没有信心,也是第一次投国际会议。”

  为了增加论文投稿的成功率,林丽尽量把论文“向互联网上靠”,她也记得,投稿时网站似乎还挺正规的。“投了之后我也没有再看,现在投论文一般就没下文了,对我们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也就不管有没有录用。”

  今年5月ACM撤稿事件发酵后,吕瑞再次尝试登录“”,发现已经无法打开。5月30日,记者尝试登录该网站,同样显示“网页无法找到”。

  6月6日,记者再次打开该网站发现,不仅已经可以正常登录,网页内容也变成了ICIMTECH2022即将于今年10月14-16日在韩国济州岛举行,“为世界各地的工程师和学术界提供了一个思想交流和讨论的平台,以分享前沿信息,解决信息管理和技术中最热门的问题,探索新技术,交流和发展思想。”

  网站首页上,会议的全称与“套牌”论文集一样,同样采用了“第七届信息管理与技术国际会议”的表述。

  网站首页包含“主页”“征稿”“委员会”“论文发表”“登记”“程序”“下载”等模块。其中,征稿一栏列出了会议征稿的19个研究方向,并提示“通过在线系统提交论文全文”,截至记者发稿,该网站的投稿系统还未上线

  不过,该网站并没有表明主办方的身份,点进“组委会”的页面,显示的是“ICIMTECH2022征集组委会成员。如果你有兴趣加入我们,请将你的简历发送给我们”,同样,审稿人也需要向其自荐,主题演讲人则显示“待添加”。

  对于报名参会的人员,网站显示,“被接受的论文将在国际会议论文集上发表”,并没有明确出版方。每名作者将收取200美元的注册费用,听众减半,学生作者150美元。“注册费包括所有会议、会议文件、餐饮和接待,不包括住宿费用”。

  根据该网站的日程,投稿的作者需要在今年8月10日前提交完整的论文稿件。巧合的是,印尼建国大学主办的ICIMTech2022将于8月11日、12日在印度尼西亚中爪哇省三宝垄市举行。记者对比发现,与建国大学相比,该网站在征稿范围上多出了“卫生信息学”“教育中的信息技术”“道德与计算机”等领域,这些正是此次323篇撤稿论文中颇有争议的部分。

  事实上,作为会议主办方的建国大学信息系统学院,从2016年起就一直将会议的官方网站放在学院网址“sis.binus.ac.id”的一个二级页面“cimtech”下。

  “你要是不提醒我,我还真忘记发了一篇会议文章。”一位在读博士研究生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这篇会议论文“不是什么高端期刊”,对他“没什么用处”,论文发表在2021年9月,此时他已取得硕士学位3个多月了。

  “像我们文科的老师,基本没有这种会议的信息来源。”方玲说,论文发表后她才了解EI索引分为期刊来源与会议来源,这篇EI会议论文给她的学术经历加分并不多。

  在国内很多高校的科研管理中,EI会议的含金量都远低于EI期刊,吕瑞投稿时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当时也不懂EI会议,就是从项目里拿出来文章的一部分,改了改投出去,想着如果能发一个小的外文(成果)。”

  但对一些作者来说,这篇论文可能很是重要。华东一所“双一流”建设高校,有十几名硕士研究生都在此次事件中发表了论文。根据该校相关专业《研究生申请学位创新成果要求》,他们需要在攻读学位期间以第一作者或导师第一、学生第二署名在学术期刊上公开发表或录用1篇学术论文。他们中有多人除了被撤稿的论文,并没有在中文刊物发表过学术论文。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联系到其中一个今年即将毕业的研究生,谈及此次撤稿,他迅速将记者拉黑。

  林丽再次听到自己这篇论文的消息是在今年5月底,“学校接到教育部的函件询问这个事,让我们作出说明。我们都挺奇怪的,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

  在国内,撤稿通常与学术不端联系在一起,尤其是被动撤稿。这让方玲有些担心今后的学术生涯受到影响,她想联系其他作者一起报案,“能不能通过警方找到这些人解释清楚,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说还是挺重要的。”

  找出“套牌”会议的罪魁祸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斯科特·德尔曼在接受“撤稿观察”网站采访时曾披露,几个月前,他们也处理过类似事件,并一次性撤稿26篇论文。

  他介绍,ACM收到匿名举报,2018年召开的信息隐藏和信息处理会议(IHIP)论文集中,有论文是由AI生成的。在调查中,他责问会议组织者,同行评议怎么没发现这个问题?而会议联合主席和项目联合主席声称,他们“没有以任何方式参与同行评审”,只负责场地和会务,而同行评审由位于北京的一家公司负责。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注意到,这场举行于英国曼彻斯特的学术会议,其论文集的作者同样是绝大部分来自国内。

  斯科特·德尔曼称,ACM在北京找到了一位名为“LilyGao”的会议组织者。她表示,这篇论文已通过同行评审。在ACM多次要求下,Gao给出了一份“所谓的”评议PDF文件。然而基于PDF的元数据显示,这些评议内容疑似伪造。在持续数月的调查中,26篇会议论文的作者都没有进行回应。最终,ACM作出结论:“无法相信同行评审过程的真实性”,撤回会议上发表的所有论文。(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方玲、吕瑞、林丽为化名)